HOME

 

 

呂理哲,知名電子出版專家、網路作家。
   
  疫情將長期改變產業風貌
  呂理哲 June 08 2020
  請把你的想法寫信給我: lu@brainnew.com.tw
   

      風險控管只有風險出現時才發揮功效。

《本文開始》

台灣疫情控制得當,各地的防疫限制就要全面開封,國外大部分地區都還在圍堵國外也想要複工卻暫時做不到,只要一、兩個個城市不解封,國際航線就不會恢複正常,疫苗解藥還沒出現,全世界無法恢複正常。

樂觀者認為年底疫情就會過去,問題是經過一年的封鎖,世界可以恢複到2019年以前的模樣嗎?

巴菲特寧可賠掉40億美元,賣掉手上所有航空公司的股票,給了大家一個答案 - 航空業再也回不到過去了。

航空業回不去,不表示所有的行業都回不去。

黑天鵝無法預測,能從容應付這場意料之外的漫長疫情,都是優秀的風險管理企業。

根據商周報導紡織業股王(儒鴻)在這波疫情中被取消的訂單只有4%,相對於各產業受到的沖擊,可以說是非常優異了。尤其在運動服飾領域堙A大品牌Adidas淨利第一季同比衰退90%,Puma衰退60%,變局之大史無前例。

大部分同行被取消訂單的幅度,嚴重者七成,被砍掉三、四成的算是正常,為何儒鴻只有4%?

儒鴻表示這是風險管理發揮了作用,2017年主動淘汰了20% 的低單價客戶,制定了一個分散客戶的原則:單一客戶占比不得超過10%。服務大客戶效益高,但是一出狀況對制造商的打擊就相對嚴重。雖然管理多家小客戶的成本較高,這次疫情的個別影響無形中因分散而變小了。

商業周刊采訪了儒鴻公司董事長對疫情影響的看法,其見解相對於這次變局的沖擊和迷茫,給了傳統產業一個有參考價值的視角。

其觀點整理如下:

疫情考驗企業的體質,一家企業風險管理好不好,就看2020年第二、三兩季的業績,如果可以做到同比去年二、三季的50%就算是正常,如果做不到,表示一家公司的體質不夠健康。也就是選擇客戶好壞的結果反映。

為一、兩個大客戶而存在的制造廠有其風險,這次疫情宣布了這種存在的結束。至於為了十幾家客戶的需求而擴產那就另當別論了。

如何應付疫情期的成本壓力?

儒鴻不裁員,不放無薪假,放特別假,也不影響下半年的事假、病假。和員工一起討論刪除非必要的開支,也不接有風險的短期訂單,原則上保留長期培養的員工,為的是未來長期的獲利能力。

疫情會如何改變了市場?

疫情影響了所有的銷售渠道,明顯地發現網購能力強的品牌訂單比較穩定,顯示市場朝雲端轉移的趨勢。

電商訂單式樣多、單項量少,傳統生產線流程很難適應。其實三年前,儒鴻開始接電商的訂單,漸漸適應了電商的邏輯,從原料開發。設計,生產、出貨到隨時追加、清關到送貨到發貨地點,全程都需要追蹤盯梢,以免被客戶無條件退貨,影響電商下單的積極性。到了2019年底電商訂單已經占總營收的7%,算是練成了紡織品定制流程的功夫。

傳統產業都差不多,看起來紡織業和印刷很類似,性質上都是為客戶代工,如果沒有分散風險,春節後業績衰退程度一定很嚴重。

正如巴菲特認為航空業回不到過去了,至少短期內回不到過去的榮景。這次疫情影響層面之大,史無前例,全球民航幾乎退回到半個世紀以前,原來把戴口罩視同生病的歐美人,戴上了口罩,以前見面就擁抱,現在有了社交距離,連手都握手都碰不到,這個疫情明顯改變了人類相處的方式,勢必也會改變各行各業的生意模式。

疫情期間網購生意因為大家無法出門逆勢成長,同時刺激了電商和制造商兩端的神經。本來電商訂單增加就一步一步影響紡織產業,網絡服務也一樣一步一步影響著印刷業,這次疫情無聲無息地加快了速度,可以想像傳統行業數據開始積累在應用網絡服務企業的數據庫堙C

社會越成熟,長期主義的經營策略就越顯重要,分險管理讓傳統企業從容度過疫情難關。疫情過後,競爭對手變少,數據勢必因為網絡服務而集中,包括印刷業在內的制造商都應該鄭重看待這趨勢的長期發展。

《end》
上一篇   下一篇 索 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