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 

 

呂理哲,知名電子出版專家、網路作家。
   
  印度記憶
  呂理哲 July 30 2021
  請把你的想法寫信給我: lu@brainnew.com.tw
   

      為了推廣嶄新印通,2002年開始走訪印度,記憶中的印度很有趣。

《本文開始》

1999年我們的軟體(嶄新印通)同時解決了當時印刷制版(電腦效率)和(保證品質)的兩大難題,和世界最大的印刷制版機供應商(Dainippon Screen)簽訂了OEM合約。

Dainippon Screen負責我們項目的產品經理叫Satish,是一位到美國留學,移民加拿大的印度人,他看到了機會決定辭職回印度老家創業,打算用嶄新印通來推動印度印刷業數位化。

為了推廣,Satish把我化裝成數位化的老法師(Guru),我們一起拜訪過印度各大小城市的報社和大印刷廠。

印度號稱每隔100公堙A就會遇見不同膚色、不同宗教、不同語言、不同食物禁忌的種族。有些地區連水電都不方便,報紙是主要的傳媒,每一種語言文字都有自己的報紙,報社擁有報紙和出版社,是各族群中主要的財團,正是我們的標的客層。

因而2002-2008年間,我飛了十幾趟印度。

第一次半夜到達Bangalore 機場,出了迎賓大廳,迎面撲來一片煙霧,我以為機場著火,大步拉著行李奔向大門,卻被人拉住,原來是Satish。他說:『不急,他們在熏蚊子。』原來如此!

走出大廳就一小塊土泥地,幾顆雜草四散冒出地面,幾只雞走來走去,上面停了幾輛曆經風霜的老汽車,其中一輛搖搖晃晃載著我駛出機場,回頭一望機場建築像一個學校的小體育場,四周有點荒蕪,印度身心探險的奇妙旅程就這樣開始了。

除了大城市New Delhi、Mumbai、Chennai,Bangalore以外,我到過Kolkata、Hydeabad、Punjab... 幾個二三級城市。順便遊曆過 Golden Temple(錫客教聖地)Mysore Palace(草原上的舊皇宮)、Taj Mahal(泰姬馬哈陵)...有名的景點,和一些不知名的小地方,對我而言都是新奇的風景。

我在Satish 辦公室堣W課介紹產品,發現下面每個人都用不同的節奏搖頭,我以為我的英文太爛他們聽不明白,趕快停下來問,為何搖頭?

Satish解釋印度人的點頭(Head Wobble)說Yes就是這樣,你上網找找印度人點頭(Head Wobble in India) 影片,你就知道我上課時的惶恐。

印度教徒朋友帶我進入印度教寺廟拜拜,事後幫我在印堂上點了紅珠沙。錫客教徒朋友帶我們參觀整個屋頂覆蓋黃金的Golden Temple領過聖餐。

錫客(Sikh)其實是一個族群,信奉先知不信神,受洗的男生都姓Singh,女生都姓Kaur,終身不剪頭發胡須,男女都用不同顏色的頭巾(Turban)將頭發捆在頭上,問顏色由什麼決定?他們回答:(心情)

Golden Temple參觀路線是單行道,出口發聖餐,看起來沒領聖餐走不出黃金廟。一個僧侶(這個說法可能不正確)用手從一個大臉盆堙A抓了一把黑色液體浸泡的粘著物,放在我們虔誠伸出的雙手上面。陪我們年輕錫客族一直勸我和同事吃下,說:『這個先知的祝福。』

我忍住,同事年輕經不起別人熱情的勸說,就一口吞了下去。我正要問:『好吃嗎?』說時遲那時快,同事一把抓住錫客朋友問,『廁所在哪堙H』

有一次和一個瑞士朋友在孟買搭乘Auto Rickshaw(三輪計程車),我們在車上聊天,我眼睛一掃發現碼表轉得比車輪還要快,連忙叫停車,付點錢趕緊走人,慶幸發現得早。其實印度的三輪車都早已超過使用期限,但是數量太多,遠超過政府想要改善市容的能力範圍。

本來以為印度人說英語,其實大部分印度人不會說英文,畢竟英文只是22種Official Language 之一。在大城市,我根本買不到公車或火車票,因為語言不通,沒有當地朋友的幫忙,只能搭計程車。

某假日前一天,我請旅館前臺幫忙僱用一輛計程車,要求司機會講英文,(Yes)櫃臺笑臉盈盈地回答。第二天來了一輛計程車,司機就會說 Yes、yes、OK OK。

車子停在India Gate附近的停車場,我自己去逛,還沒走到預計的景點,就發現有幾個年輕媽媽各抱著一個嬰兒在乞討,心想趕快繞開,卻和其中一位媽媽眼光對上了,移開眼光快步離開,卻發現她一直跟著我;我加快腳步甩不開;於是開始跑起的,抱著嬰兒的媽媽一點也不慢。我決定放棄這個景點,跑回停車場,可惜司機不在,被堵在兩輛汽車之間,背後挨著牆壁,成了甕中之鱉。

乞丐媽媽倒是會說英文:Don't worry, you give me money I tell nobody. OK? 她誠懇地說,

我點頭 OK,老實地捐出一些錢,舒了一口氣。

有一次,突發奇想,在旅館問有沒有按摩服務?

被帶到一間燭光昏暗的地下室,脫光剩下三角褲,躺在一個大桌子上面的一個特大銅盤堙A一個身高185以上瘦骨嶙峋的黑人,走了進來,往我身上倒下混著香料的油。我有點恍惚,忘了當時如何被按摩、筋骨是否放松了,連如何回到客房我都沒有記憶,只記得洗去滿身油脂的怪異體驗。

Bangalore 有1000間 Hindu Temple(印度教寺廟)有的很小,有的宏偉,我到過一家看起有點規模,有許多神像,但是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廟堛煽Z所,堶悼u有一個直徑一公尺的圓形茅坑,深度超過2公尺,中間佇立著兩根銅柱,銅柱頂部是一雙大腳印,你得在上面蹲好馬步才能順利如廁,四周沒有扶手,馬步稍稍不穩就險象環生。

我相信印度人的功夫不會比中國差。

城市之間我們搭夜間巴士,車上有床位,晚上八點出發,清晨六點到達下個城市,中途站讓乘客下來,散散心,上上廁所。我因為害怕上廁所,上車前一點東西都不敢進食。

第二天到站,等大家下車以後,我趴在巴士地板上到處找自己的鞋子,脫鞋睡覺自然而然,忘了汽車會動。

印度對外國人都很nice,國際航線起飛和到達都排在深夜或半夜,應該是印度時差(GMT+5:30)特別,為旅客?想,方便在海外可以白天上下機。

我有一次半夜零點以前到機場,送行的朋友回家睡覺,夜深人靜,四周無人,孤獨地在登機門前等待3.5小時,看到的都是昨天的班機信息,無人可以問津,半夜?机?了我那?知道?心茫茫一直不確定登機門是不是正确的,一直挨到第二個乘客出現為止。

印度美食當然值得歌頌,有一回我已經吃了一個禮拜的咖哩美食,不好意思地建議當地朋友,今天我們去試試麥當勞如何?(Cool)他說,我點了一個雞肉漢堡,咬了一口,還是咖哩雞肉!哈哈

世界是平的,印度的改變飛快,雖然大城市街道上雜亂的小商店,都裝上了玻璃櫥窗,燈光明亮亂人眼,高速公路和 flyover(高架橋)一個個冒出地面來,還是有牛大搖大擺躺在路中央,有人用“牛”形容一件事物(很厲害、很騷包,很狂妄),這個形容詞的原型很可能來自印度。

印度旅遊局的廣告標語: Incredible India,絕對沒騙人。

Head Wobble in India: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EoJ4Bvsq7gQv

《end》
上一篇   下一篇 索 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