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 

 

呂理哲,知名電子出版專家、網路作家。
   
  移動時代,印刷產業拿什麼來競爭
  呂理哲 October 09, 2012
  請把你的想法寫信給我: lu@brainnew.com.tw
   

      移動時代改變了人類通訊的方式,不但改變了我們生活的方式,也改變了各行各業競爭的方式,印刷又有何特殊呢?

《本文開始》

蘋果公司第一次推出iPhone, 採用很薄很結實的玻璃螢幕,兩根手指在上面滑動,就可以對iPhone這個電腦發出命令,讓三歲的娃娃和70歲的老祖母拿起來就能玩,打破了有史以來電腦使用介面的限制。蘋果公司在設計IPhone之初,全球唯一能達到這個要求的只有臺灣的辰鴻光電及格,臺灣業界稱『沒有辰鴻,就沒有iPhone』指的是觸控屏對iPhone的重要性。

辰鴻有此技術,在通訊如此發達的今天,蘋果的競爭對手如何不會找辰鴻的技術來和蘋果競爭呢?即使其中有蘋果的專利,辰鴻為了其他大廠的訂單,當然竭盡所能,避開專利為客戶解決問題,我們看到大部分手機都有了相似的觸控功能,其實技術細節上還是有差異。

蘋果的成功立刻為自己帶來了競爭,辰鴻也是一樣,其『透明玻璃投射電容技術』附在LCD面板,成功地讓iPhone實現觸控,沒多久,觸控電路的對手從辰鴻的技術上面,再研發出把觸控電路和LCD面板可以在一個制程堙A一次完成的『內嵌式』新技術。iPhone 5 就是使用內嵌式觸控面板才能呈現比iPhone 4更輕薄的外觀,辰鴻卻失去了一個讓他揚名立萬的最大客戶。

這就是今天所有產業面臨的嚴酷局面,資訊技術(IT)產業更難,全球電腦手機市場好幾億台,就那幾家大廠供應材料、製造、銷售,因為只有競爭力前三名的公司才能生存,像華碩毛利率常常只有十幾個百分點,世界最大的製造商富士康毛利率甚至低於1%,資訊透明如是,微利如是,他們如何面對如此慘烈的競爭?

臺灣的資訊技術大部分相關企業都引進 6 Sigma系統來應付劇烈競爭,世界大廠從電腦的惠普、戴爾、物流DHL、家電東芝、惠而浦、通用電氣、三星、化工杜邦和通訊業Vodafone, 韓國電訊、金融業美國銀行BOA、美林證卷,?豐銀行,甚至美國陸海空三軍也都一樣,到底什麼是 6 Sigma?

源於摩托羅拉的6 Sigma系統後來成為品質管制學發展的里程碑之一,最有力的證明是Jack Welch 這位被譽為『21世紀最成功的CEO』,在1995 決定在通用電氣推行 6 sigma系統時,對宣佈『只要四年,我們不只是要把品質改善,而是要比我們的競爭對手強10,000倍』。厲害吧!

Jack Welch 實施6 sigma 兩年後,其實使GE 營業額增加11%,利潤增加13%,每股盈餘成長14%,營運利潤率增加17%,立竿見影。

1980年Welch 接任通用電氣CEO時,通用電氣年營業額的最好的記錄為268億美元,他離開那個職位的前一年通用電氣的營業額為1,300億美元,Welch將市值140億的通用電氣轉型為2004年世界市值最高(4,100億)的公司,也怪不得上述那麼多世界級的大公司跟進6 Sigma。

簡單的講,6 Sigma 是以統計的方法計算錯誤率,應用的範圍不只針對產品或生產的過程,而是應用于全公司所有部門和員工,以數字來描述實際工作和標準的偏差值,再以之來修正, 6 Sigma 表示百萬分之三點四的錯誤率,即達到99.99966%的合格率,作為追求完美的目標,一點點都不能錯。一個有瑕疵的產品,一個表格媔鬵糷@個字的欄位元,一個不符合客戶期待時間內的回電…都是 6 Sigma 系統要修正的標的,因此IT產業可以在非常低的毛利率中經營,讓新來的對手沒有生存的可能空間。

印刷廠的毛利肯定遠遠高過於 IT 產業,在資訊透明的移動時代,競爭的劇烈程度將一日勝過一日。除了印前到印後的生產工序數位化以外,可能還得思考生產工序以外的數位化,從中省下競爭的空間。

廣東一家印刷廠是這樣做的,一台印刷機4個人操作,讓另外四個人拿著攝影機,一個跟在一個操作人員後面,一聲令下,開始一個活件的印刷,同時開始攝影。

事後,在一個螢幕上同時播放四部錄影,立馬發現印刷的過程中,四個人有時有工作做,有人沒事幹;有時甲走到乙的位置幹活,乙走到甲的位置做事,經過分析以後,讓甲和乙沒事幹的時間分攤丙某一部分的工作,讓甲幫乙走過來做的事做了,反過來,乙幫甲跑過去做的事解決了,避免多餘的移動,省下人工時間來。甚至把所有工具箱重新設計,就是要讓操作者拿工具和零件時,手移動的距離最短。

一兩次模擬演習檢測以後,把每個人每個動作重新規範,要求每次都得按照標準工作程式幹活,這樣每一台印刷機就可以減少了一個人工。

另外一家東莞的印刷廠為每一台印刷機控墨台,添購了一台軌道掃描器和閉環控墨系統,每個活上面都印有色塊導表,每隔100-200張就將剛印好的印張上的導表掃描一下。由軟體分析每一墨鍵的濃度和顏色,並將需要校正的墨鍵數值直接修改了,就像一個控墨機器人。因此,印刷廠把印刷師傅的工作重新定義,將放墨控制印刷品質的工作獨立出來,這樣對機長的要求就可以降低,調整後半年,平均機長的薪資降低,印刷品質還跟穩定,排班的彈性增加,讓印刷機一天24小時不停機的成本降低。

今天印刷產業的競爭可以說是生產工序的數位化,這些大廠幾乎都已經完成了,開始進行類似6 Sigma各部門作業錯誤率的管理。

看來,明天印刷數位化競賽就要離開印刷廠房了。

《END》

上一篇   下一篇 索 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