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 

 

Steve Outing 為 Poynter Institute for Media Studies 資深編輯,
同時為Editor & Publisher Interactive 等多種專業刊物撰寫專欄
   
steve outing pic
  網上作家的FAQ:「這篇文會上報嗎?」
Online Writer' FAQ : " Is This Going To Run In The Paper? "
  By Steve Outing July 10, 1998
  請把你的想法寫信給我: steve@Poynter.org
eandpletter 本專欄獲 Mr. Steve Outing Editor&Publisher Dot-Com 授權翻譯轉載
擁有版權 每月刊出一次

  如果你為紐約時報撰稿,你的作品不再必然刊登在這份教人肅然起敬的報紙上了。有一小部份的時報記者,他們專為網路版寫作。

有一位全職,兩位約聘的作者,專為New York Times on the Web的Cyber Times版撰稿,Cyber Times,是紐約時報網站唯一不見印刷版的部份,這三位作者也都以這堛獐g作為其主要收入。(另外幾位自由作家也提供作品,但不以此為其主要收入。)這幾個人,代表新一類新聞工作者的前鋒:他們以傳統新聞機構的網路版寫作為生。

" 這篇報導會上報嗎? "

這三位全職的作家,感受到共同的體驗,當採訪新聞的時候,對方總會問:「這篇報導也同時會上報嗎?」儘管Cyber Times在網路技術圈內,已建立了自已的聲譽,但仍被很多人自成是報紙的「養女」。

Matt Richtel是Cyber Times的約聘作者,每週提供兩篇文稿,他說他的祖母以他能紐約時報撰稿為榮,但不了解為什麼在報紙上看不到他的作品?這就是新媒體工作者一般的遭遇。

上週,我訪問了Richtel及其同僚Lisa Napoli與Jeri Clausing,Napoli負網路與文化層面的報導,Clausing負責報導華府的新聞。這三位跟我說了網上寫作的經驗。

從法律學校逃了出來

Richtel在他加洲的家媦g作,他以前是這區的新聞從業人員(Oakland Tribune與Pennisula Times-Tribune兩家報紙),但幾乎完全脫離這一行。他在報紙做了五年,又以自由作家的身份耗了一年之後,考慮在畫漫畫(他現在仍以畫漫為副業)與上法律學校之間作一選擇,因為無論在報紙工作,或自由寫作,收均頗微薄。

但Richtel是位傑出的寫作人才,在獲知Cyber Times的機會之後,就立即決定。他在Cyber Times是全職的工作,但偶爾也會為紐約時報的技術版Circuits寫別的文稿。

網上寫作不但合乎Richtel的興趣,待遇也遠較他以前的報紙為高。Richtel說,多數報紙都付給作者較低的待遇,但網上寫作門戶大開,吸引有才華的作家,報紙就面臨寫作人力不足的因境。他以舊金山區同事為例,報紙的工作年薪僅有五萬美元,跳到網上寫作之後,年薪就有十萬了。

當然,這樣的工作機會並不容易獲得,必須有踏實的新聞專業才能,以及對網路技術的熱衷與了解。Richtel認為網上新聞在最近一兩年已經改變了,踏實的新聞專業才能獲得回報,網上新聞工作機會較傳統報紙更為容易獲得。

Richtel與其他Cyber Times作者的作品,也定期的在報紙上出刊。近月來,印刷版的編輯對網路版文稿興趣大增,經常取用印到報紙上,所以Richtel採訪時,告訴被採訪的人,這篇報導雖然以網站為主,但極可能在紐約時報刊出。

Richtel承認,他被採訪的對象,對於紐約時報的網站,仍沒有「紐約時報」報報那麼反應熱烈,但紐約時報的名聲仍使得他採訪順利進行,他說:「我還沒有被拒絕過我所要求的採訪層次」。不論如何,他採訪像Bill Gates一類的人物,一定不如紐約時報印刷版那麼方便,但對像設計家Martha Stewart,或到Roswell(新墨西哥州)去採訪UFO降落周年慶,都受到相當的歡迎。

要跳過許多圈圈

管道,對於採訪華府的記者而言,幾乎是全部,Jeri Clausing能獲得大多數的採訪通道,主要還是靠紐約時報這塊響亮的招牌。但為紐約時報的網路版採訪,也有另外的挑戰,像她獲得獨家新聞之後,還要保證提供消息的人,這則新聞也會在印刷版刊出。

因為她是紐約時報駐華府許多記者人,唯一報導華府動態的人,她有時候會從另一角度與她的同事在報同一件事上競爭。但在像Microsoft與法務部打官司的大新聞上,新聞來源如果已經被時報印刷版的記者採訪過了,就再不會理她了,因為他們都是紐約時報的人。

獲得採訪國會的資格,對Chausing而言,則是另一挑戰,她說曾跳過許多圈圈,經過紐約時報駐華府主管的協助,才得到一張臨時的採訪許可,正式的要經過很長的手續才拿到。

Chausing曾是報紙與通訊社的記者,現在是Cyber Times的約聘作者,幾乎全時為Cyber Times工作。她從事網上寫作約一年,她的採訪主題是以政府與網路為主,與她的同僚不同的是,她經常寫稿,而且都是專門事件,通常報紙上不會刊載的,像政府對網上加密、反垃圾郵件等法規的新聞等等。

大多數都是Clausing自己決定寫什麼,而不受她的編輯指定工作。這是他們三位網上作者都感受到的工作「福利」,他們經常收到郵件,讀提供許多可靠的資訊來源,有的願意被他們訪談。

Clausing在她Baltimore家堣u作,每天通勤到府,用手提電腦與雷話手機發稿。

夢樣的工作

Lisa Napoli是Cyber Times唯一的全職作者,在Manhattan工作。她的背景多是從廣界轉來的(CNN與Fox News電視台),除了為Cyber Times寫稿外,還為BBC廣播節目做評論。她為Cyber Times工作有兩年了。

Napoli撰寫的領域在網路的人文層面,所以與報紙上的文沒有競爭性。印刷版的記者,通常都會撰寫網路與經濟、科技的相關報導,她不作這方面的報導。她說:「這是一個龐大的領域,兩隻手抱不住,撰寫的題目太多了。」

除了重大新聞發生以外,她可以依自己的意思寫稿,因為這是一個新媒體,絕少由編輯命令寫什麼。Cyber Times的這些作者,對自己領域的報導,深獲各方面的信任。許構思都來自讀者的郵件反應,許多讀者對某一領域是專家,常表明自己可以是被採訪的對象。Napoli說:「我喜歡這樣,這就是互動性。」

Napoli說,她為Cyber Times撰稿較給報紙寫稿更能放鬆一些,來娛樂一下網迷,她也不必解釋為何寫的輕鬆一點。Cyber Times讀者知道什麼叫URL,所以也不必解釋。報導能對某狹窄事件敘述,但這就不適用於報紙。Napoli有時候也把電子郵件的回應,作追蹤報導,這在報紙就不可能。

她說:「這真是夢般的工作!」

獲得尊敬

這三位Cyber Times的作者,都認為當網上版本成熟之後,網版與印刷版的關係就全改善。Richtel感覺自己是「養女」的心態,現在可還存在。但印刷版開始採用網版的文稿,則顯示正確的走勢。

Cyber Times前總編輯Susan Stellin(她從CNET轉來)說,網路與印刷部門的溝通,呈穩定改善情況。Napoli說,她在Cyber Times兩年,報紙方面的工作人員,對她日益看重。

 

上一篇   下一篇 索 引